注册帐号 登录
酒垆 返回首页

栀夏。的个人空间 https://www.jiulu.info/?1505 [收藏] [RSS订阅]

文章

彼岸花

热度 1已有 168 次阅读2018-8-4 18:32

又是亮堂堂的一片庭院,月光顺着团子小麦色的皮肤流泻下来,洒在地上,映出地上两个半影子。看着她那清如湖水的眸子,任何人都会忍不住多留恋一时,可奶奶却越来越发觉团子像她……

一、知你

这一年,团子八岁。

都说有妈的孩子像个宝,这话总时不时地传到团子耳朵里,这时的团子总会默默嘟起紫红色的嘴巴念叨着:“有奶的孩子也是宝。”当然,她是从来不让别人听到的。因为在她的记忆里,妈妈的影子不存在。这样若是别人再多问一句,她便脸泛红晕了。她不会撒谎。她从没见过妈。

抬起头看,忽觉太阳已经落山,团子急忙撒开脚丫直冲向那房子。瞧,那房子被一片翠竹林环绕着,如今恰逢盛季,枝叶格外繁茂,向上走去,一条弯曲的小路旁正盛开着不知名的小野花。可别小瞧这些不知名的什物,它们可是团子最忠实的倾听对象。所以团子再急,也会采一朵插在发间,用来解闷。

“奶奶,奶奶,我回来啦!”团子边跑边喊,嗓音提到极大,恐是怕老人听不见。

“团子,淘气呀!哪像个女孩子?”从小屋里走出来的一位步履蹒跚的老人应道。

“奶奶,团子是女孩子,是课本上说的呢!”团子笑道。

“你这样疯着,将来嫁不出去喽!”

“那好啊!这样团子就可以永远和奶奶在一起了,非要那个’他‘做甚!”

“这孩子,瞧瞧,又胡说。女孩子都是要嫁人的哟!陪奶奶一辈子,人家该指着奶奶鼻子骂喽!”

“谁敢,我就……”

没等团子说完,奶奶就招呼她进屋吃饭了。团子八岁了,却头一回听奶奶说这样的话。

这天,她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里头盛开着一大片一大片的艳艳的花,格外地妖艳美丽。在梦里团子好好地采了一大把,却发现它们都没有叶子。

在梦里,团子找遍了整片花丛,愣是没找到一片叶子,最后急醒了。这丫头不问清楚哪肯轻易罢休呢?鞋没穿好,拖着就往奶奶身旁跑,拽着奶奶衣角非要奶奶给她个解释不可。奶奶哪拗得过她啊,放下手中的水瓢,抱她入怀。晃着摇着告诉她:“很久很久以前,有一种极其美丽的花,因为它的美惹来了众花嫉妒,所以天神就派来两个守护精灵,可这两个精灵不能见面,只能日夜交替出现。但是,这两个精灵却像你一样淘气,哪肯乖乖的,它们违背了神的规定,偷偷地见了一次面,这不,得罪了天神,于是天神啊,就罚它们永生永世不得相见,让它们受尽折磨。这花啊,叫做彼岸花。它是开放在天国的花。……

”团子,来,过来。“奶奶呼叫着。

团子还没从刚才的故事中醒过来,奶奶叫了几声,她才答道:”好,来啦!“

只见奶奶拿出一张发黄的报纸裹着的一包什么,颤颤地交给了团子,说:”团子,这就是你梦到的那花的种子,这是奶奶给你保存的对你父母的唯一念想 。一直想着你小,不想那么着急交给你,可谁想你这孩子 ,做梦都梦出来了。也许你长大了,也该知道了。“

团子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她哪想得出那么多,只知道她有爸,有妈,只管满心欢喜地种种子去了。然后盼望着那一大片艳艳的就像梦中那样的彼岸花开。

二、靠近你

这一年,团子十三岁。

忙活了许久,终于坐下来,细想起奶奶的话,团子不明白,又缠着奶奶要她讲讲清楚,奶奶哪缠得过这个丫头,只得每天给她讲一点,讲一点她的爸,讲一点她的妈。

可每次没讲完,团子早已哭成个泪人。因为她高兴,高兴自己也是有爸有妈的,但她也伤心,伤心为什么我从没见过他们,他们就不想团子吗?为什么奶奶以前不告诉 我?为什么他们不等 团子长大?从那时团子的一切的一切似乎 都变了,都变了。

就这样,奶奶每天都讲着,不知过了多少日夜。

终于有一天,团子忍不住了,她问奶奶:”奶奶,爸妈什么时候回来啊!外边的花,不不不,是外边的彼岸花,团子都种好几次了。您不是说,等到花开了,妈就回来了吗?可明明不是这样子的啊!花开了,妈没回来。“

奶奶见团子泪眼模糊,心里也不是滋味。随着团子一天天长大,邻里乡亲都劝她把事实告诉团子,可奶奶每次都以孩子太小为由拒绝了。可现在,她也动摇了,面对团子的那双泪花满眶的眸子,她一句一顿地说出:”团子,你爸妈永远都不会回来了,他们去了天国,去了天的那一边。“

团子征住了,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嘴里不停地说着说着什么骗人。

她跑走了。连路旁的野花都阻挡不了她。那野花怎么可能挡住她呢,自从彼岸花出现后,哪还有它们的存在呢。可又有谁能够阻挡她,阻挡她的悲伤 ,阻挡她的心流血呢?

依旧是落日时分,团子回来了,面无血色的脸上那双眸子却依旧明亮 。

饭菜依旧是团子爱吃的,团子依旧会在吃过饭后去慰问那无论是盛开还是凋败的彼岸花。

只是,团子似乎突然真的长大了,她总说:”是的,她不在,但是我在这,我就是她,是那彼岸花。妈留下了我,留下了彼岸花。留下了她的魂。……“

三、懂你

这一年,团子十八岁了。

花一般的年纪,花一般的心灵,花一般的语言,花一般的美丽。

团子每天与花为伴,俨然已成为一个真实存在的花仙子。

团子每天都要对着花好一阵说话,刚开始奶奶还有些担心,可时间久了,奶奶也不再担心。她只是盼着每天都能看到团子湖水般清澈的眸子。在奶奶眼里,团子似乎懂得了她。懂了那个和她拥有一样眸子那个记忆中从没唤过一句”妈“的她。也懂得了自己的灵魂。

那天她跑到河边,对着河流,哭了整个下午,眼泪一点一点地滴进了河流。她说:”天河的水,与地上的水是相通的。妈和我的血是相连的,我是她的,她也是我的。“

是啊,即使你我在彼岸,只要有一丝念想,便足以沟通我们的精神,只要有一点希望 ,我与你都会紧握。

又一年花好月圆夜,月光顺着团子的小麦色脸颊倾泻而下,团子的眼眸闪烁着亮光,精灵般的亮光。

路过
1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文章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帐号

UPYUN DUODUO

手机版|酒垆 ( 豫ICP备17036686号 )

GMT+8, 2019-1-16 19:47 , Processed in 0.116138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