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帐号 登录
酒垆 返回首页

栀夏。的个人空间 https://www.jiulu.info/?1505 [收藏] [RSS订阅]

文章

纸舟

已有 208 次阅读2018-3-9 12:20

征文命题:请以“纸”为主题,自拟题目,创作一篇作品,3000字以内,文体不限。
---------

家门前的香椿树又是一派生机勃勃了。每逢时,母亲会天天坐在树下往远处张望到寂寥的乡间小路上出现一个人影就会莫名地激动起来——即使我已经时时陪在她身边她也终改不了这习惯。

这习惯大概是十年前留下的。那年,我第一次离家

一)

说的离家,指的是真正的独自外出,之前跟父亲一起出的门不算数。因为家里世代经商,我从小就帮着操些力所能及的事儿,外出采购送货也是常有的,只不过都是与父亲一起彼时的我,像所有的少年人一样渴望远离繁琐和唠叨,终于有机会独当一面的时候自然是非常开心的,虽然也只不过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一次送货。

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走到半路,遇到了暴雨,我运送的些干货最怕潮湿,只得等雨停水退,才好继续上路。初为少东家的我权衡了许久,还是决定住在乡下,毕竟能节省一些开支。我选了离城区最近的一座村庄,想要去租一套民房。一进村口,就看见了那棵树干约有碗口大小、枝叶十分茂盛的香椿树,在雨中兀自挺立——似乎冥冥之中,我就默认了树下那户人家是我在此地最好的落脚之处,也许是因为这棵树的似曾相识。

更让人似曾相识的,是从屋内颤颤巍巍走出来的主人家,一位老太太;她让我想起了远在家乡的娘,虽然她比我的娘更显老态。她一边引我往院内搬东西,一边说:“娃儿啊,你就叫我老娘吧!”我停下来抖了抖雨披上的雨水,点点头,觉得这个称呼很应景。

二)

雨并没有要停下来的迹象,看来一时半刻是走不得了。安顿好了一应杂事之后,就与老娘攀谈了起来。原来她并不是这房子里唯一的住户,有一个孩子与她相依为命,她提起这孩子的时候总是叫他“娃子”——突然想起老娘与我刚见面就叫我“娃儿”,不由心头一动,涌上来阵阵暖意。

娃子是老娘的唯一。娃子身体壮实,从小到大没瞧过大夫,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吧。老娘说她喜欢看着娃子,看着他从只会哇哇乱哭到开始怯生生地叫妈妈,再到学会小心翼翼地把汤碗端上饭桌……他一直都是她的全部依靠。她觉得自己生于世间就是一叶舟,飘摇不定,娃子在的地方才是可以停靠的地方。

娃子会疼人从记事起就开始帮着母亲忙活家里地里母子俩日子虽然过得清贫,却有滋有味眼瞅着越来越多的活被娃子揽过去,老娘的身体是越来越轻松,心里却也越来越沉重——老娘好歹也是读过书的人见过外面的世界她想让娃子出人头地。老娘知道,对于农村的孩子来说,要成龙成凤只有读书。

娃子聪慧老师收入学时随口问了要求背开蒙的诗词居然对答如流在一旁捏了满把汗老娘听得愣了神——这娃子,这娃子有心啊,平常跟大孩子们一起玩的时候,偶尔看他们写作业,默默记下了这么多东西……这时听娃子叫了一声妈,“妈,我走了。老娘才缓过神来娃子笑了笑,眼中充满了怜爱与希望。

三)

我折了一只纸舟,放在门前树下,看它随水流走。雨势一时稍减,才让那纸舟虽然飘摇但最终得以顺利流出村口,汇入田间水沟。我耳边听着老娘的讲述,目光追随着纸舟,怅然若失。眼前似乎出现了娃子单薄瘦弱的身躯,他正要走入学校大门,一回头,坚毅的眼神闪闪发亮。

娃子上学了。开学第一天,老娘老早就往城区跑给娃子买文具遇到同乡,问她干什么这么火急火燎的,她神采飞扬地回答我家娃子上学了,我去买……”话没说完,人已经走远了。

那天早上,打鸣,娃子就早早地在堂屋坐着,我一推门就跑过来抱着我不肯松开。老娘说,“娃子这是害怕了从小到大都没离过家,哪能不害怕。我呀就赶紧蹲下来他,哄他,过了好久他才肯松手老娘回忆起那场景,一脸的满足,下意识地我的手来回抚摸我想老娘想娃子了。

老娘继续说:你可不知道为了娃子上学还特意给他重新取了个名字,想了好几天才想好的名字,白正,正气凛然,青云直上。你说好也不好?笑着点头应和:“好!这名字好。好听!有内涵!”老娘也笑了,说:“孩子长大了,总不能老叫娃子同学们会笑他娃子可懂事了,当时就跟你现在一样不停地点头,连连说记住了记住了——‘老师要是问我叫什么,我就说叫正青,姓白,对了吧?’”老娘嘴角上扬浑身被幸福团团围住。每天望着娃子离开,总要在门口多站一会儿;估摸着娃子该回来了,我就老早坐在门他。他总是不让我等,他说儿子答应你放学就立即回家,我知道在等我呢,我已经长大了我是娘的靠山……”

四)

不知道什么时候噙了满眼的泪花,老娘坐在门口等娃子的图景在脑子里挥之不去,让我莫名心动,心痛。刚想趁老娘不注意,要借着擦额上雨水的机会拭去眼泪,老娘却站起来说累了,要歇歇。我赶紧扶她回屋躺下,轻轻地退出来站在门口,看那雨正下得越来越大。

一个老乡刚好走到村口,到门口来躲这一波突然而至的雨势。说起这家里的娃子,他居然兴致颇高,多加赞许:“这娃子读书用功,他老娘可真是省心。在省城的重点高中上学但不需要家里交学费,他挣来的奖学金还能贴补家用,时不时给他娘买这买那我们都羡慕死了家里有个这样的孩子,真是几世修来的福气……”

雨始终下个不停。我不准备再等下去了,等老娘醒来,把货物托给她照看,我就先回了家,要等雨过天晴之后再来取货。离开时的汽车在风雨中飘摇,就像一只纸舟;我并不知道老娘有没有像目送娃子一样目送我离开,因为车窗上满是雨痕,我脸上满是泪痕。

后来的十年里,我断断续续地还知道了:娃子考上了大学,娃子回到了家乡;老娘生病了,娃子床前服侍,不离左右,最后老娘痊愈了,娃子却累倒了;老娘待娃子身体恢复,执意把他推出门去闯荡世界;娃子终于真的不再是娃子,终于成了一表人才的“白正青”;正青很忙,很忙的正青一有闲暇就回到香椿树下的家里陪伴老娘。正青说:“娘,有您在,才有家有。您是港湾,是我这叶漂泊的纸舟要时时停靠的地方。我愿永远在您身旁。”

五)

十年后的今天,下着雨,我正陪在自己的老娘身旁。

家门前的香椿树又是一派生机勃勃了。每逢此时,母亲都会天天坐在树下往远处张望,望到寂寥的乡间小路上出现一个人影就会莫名地激动起来——即使我已经时时陪在她身边,她也终改不了这习惯。

我折了两只纸舟,把它们紧紧地黏在一起,放在门前树下,然后紧紧地握住母亲的手,一起看纸舟随水流走。雨势虽大,两只并行的纸舟稳稳当当流出村口,汇入了田间水沟……


路过

鲜花

握手

雷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文章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帐号

UPYUN DUODUO

手机版|酒垆 ( 豫ICP备17036686号 )

GMT+8, 2019-3-24 20:57 , Processed in 0.170637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