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帐号 登录
酒垆 返回首页

醉鄉子的个人空间 https://www.jiulu.info/?1 [收藏] [RSS订阅] 因曾历过一番醉酲之后,遂将醉鄉指为故鄉,而借黄公之名营此酒垆一爿也,故曰“醉鄉子”云云……

文章

[语文不下课]疫情终结有日,医师国士无双——古今抗疫之比较

热度 4已有 37 次阅读2020-4-15 15:55 |个人分类:语文不下课

新冠疫情期间,看了一部电影叫做《大明劫》,剧中提及了明末的一场瘟疫,和当下颇有几分相似。身处现实,反观历史,影像多有重叠,令人唏嘘感叹。故随手记下几笔,简单地对古今抗疫做一对比。

这部电影把瘟疫和战争交织在一起,这二者俱是伤人极多之害事;而如今的疫情就只是疫情,大家可以安然在家隔离,并无贼寇进犯之虞——这也许可算是第一点不同。可是事实上,瘟疫本身就是一场战争,输了就可能亡国,所以古今抗疫在这一点上又没有不同:只许胜,不许败;胜则存邦,败则灭国。吴右可入军营治疗瘟疫时向孙督师提了两点要求,先是为先师争取到抚恤金,然后他说:“在我施治期间,无论我的方法如何不被其他医家所接受,中途不得换人。”这话分明就是兵家所言,跟《孙子兵法》如出一辙:“将听吾计,用之必胜,留之;将不听吾计,用之必败,去之。”疫情事关重大,此议古今相同。

故事中有师徒两人,赵川和吴又可。赵川看重古方,他说,《伤寒论》流传千年,不可对医圣不敬。疫情初起之时,赵川当作普通伤寒处理,即使病患不愈,也一直没有意识到问题之严重。病人越来越多的时候,赵川仍然归因于天时不正,吴又可则从多处疑点出发提出瘟疫即将爆发的可能性。二者所为大有不同,一样是面对发热呕吐,却开出了不同的药方——究其根源,却是古今相同:找不准病源,就不能对症下药。

军中瞒报死亡人数,而军营附近已十室九空,更不为上方所知;今天绝不会出现这种状况,这是体制不同导致的古今之异。赵川面对大量病人独力支撑,没有其他医师参与会诊;今天绝不会出现这种状况,这是理念不同导致的古今之异。在这种情况下,面对未知的病毒,赵川的死几乎是必然的。他的死,代表着古方的彻底失败,呼唤新生的医学力量。这又是古今抗疫之同:除旧布新,不破不立。

赵川以身殉职,死得其所,全了舍生济世的医道。吴右可也抱着必死的信念入了军营,根据他所发现的疫情通过呼吸传播的特征,提出具体方案,告知全城、隔绝病患、通风换气。在孙督师的支持下,虽然会有一些小的阻碍,但是疫情终结指日可待。在我看来,疫情终结实不在吴右可入军营之后,而在他入军营之时就已注定——当看到他要“以毕生所学与瘟疫一搏,不成不退”时,我肃然起立,为之感佩良久。

甚至可以说,疫情终结不在吴右可入军营之时,而在疫情初起时——历史上,每当中华民族遇到危难之时,一定会有一批人挺身而出。所以,疫情既起,没有吴右可,也会有张右可、李右可。学医之人,面对国家危难舍生忘死,古今同;下级军官拒绝公开疫情,怕犯政治错误,古今同;病患对医生抱有敌意,不配合治疗导致疗效很差,古今同……我们经历过那么多那么多的相同,我们总会得到相同的结果:中国,总是被他们最勇敢的人保护得很好。

我试图去寻找古今抗疫的不同,却找到了这么多的相同。我不得不承认,今天的世界,和过去的世界有许多不同;今天的我们,和我们的老祖宗有许多不同。可是,几千年过去了,我们还是生活在同样的一块神州大地上,我们无数地倒下,又无数次地站起来。我们和过去的不同,就是我们有了越来越悠久的历史,有了越来越丰富的经验。但是我们永远是相同的一群人——中华民族。

眼下的疫情已经减轻了,可期的未来疫情必然结束。这是经过了历史验证的。同样经过历史验证的还有:结束了的疫情,一定还会死灰复燃。所幸我们生在中国,有无数的中国人在见证着种种必然。当赵川殉职的时候,我们知道,到了新的关口,于是我们有了吴又可。所以你看今天,在新的关口,我们有了钟南山。未来的关口,我们还会有更多层出不穷的无双国士,这一点,永远不变。

若有来生,我也愿做医师一名,当新的关口出现时,我要为国家为人民献出毕生所学,完成身为中国人的宿命。生当如此,方无遗憾。

路过
4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帐号

UPYUN DUODUO

酒垆 ( 豫ICP备17036686号 )

GMT+8, 2020-8-8 08:43 , Processed in 0.07866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