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帐号 登录
酒垆 返回首页

醉鄉子的个人空间 https://www.jiulu.info/?1 [收藏] [RSS订阅] 因曾历过一番醉酲之后,遂将醉鄉指为故鄉,而借黄公之名营此酒垆一爿也,故曰“醉鄉子”云云……

文章

[意识流]嵖岈山一日游

已有 48 次阅读2019-7-29 20:41 |个人分类:意识流

        说好的出发时间是凌晨五点半,上路之后看表是六点过一刻。——计划,总有变化。
        查好的天气预报是中雨转多云,到了之后发现是晴天大太阳。——预言,只是传说。
        但是不管怎样,都是要上路的,就跟下面这四位一样:

        上路前家父反复检查车况,确认没有异样。

        打开百度地图,跟着导航径直来到了嵖岈山景区的南大门停车场。还没停稳,就被拉客的忽悠着又开到了东门口的一家饭店。店家说如果中午在店里吃饭,就免收停车费;如果不吃饭,就收20元停车费——事后证明,车开到东门口是对的,因为南大门停车场离景区太远了;但是,选择在店里吃饭是不对的,虽然他们的炒笋尖口味确实不错,但是就这么一盘素菜要40块也太贵了点,不如直接交停车费走人。

        景区门票比我们的心理预期要高:成人票65元,性价比太低。还好我们是带了两个免费的小朋友(一米四以下免票),也就不说什么了。

        进入大门,迎面是一个莫名其妙的“嵖岈大仙”神像,也许就是所谓的山神?但是很明显来到此地的游客都不是冲着山神来的,而是冲着唐僧师徒来的。落寞的嵖岈大仙,只能认真地守着门,习惯于被人们绕过。

        山脚下有许多白马候在那里,见我们走过来,马主人纷纷起身招揽生意。估摸着在这里骑马的游客不少,否则怎么会养得起这么多人?一匹马每天的开销可是不小啊。彭小禾吵吵着要骑马,于是老醉带着她骑了一圈;彭小汐的兴致也被勾了起来,于是老醉又带着她们两个骑了一圈。彭小汐特别心疼我们胯下那匹马,说:“它怎么能驮得动我们三个人?我们赶紧下去吧。”老醉说:“昔昔啊,这是它的工作你知道吗?如果它驮不动我们三个人了,它就失业了,会挨饿的。”彭小汐似乎明白了一点什么。可是老醉还是暗暗地叹了口气。这个问题,怎么可能一句话两句话说得清呢?

        沿着一段坡道走上去,彭小汐发现了一个湖,有许多人在那里戏水、喂鱼。好了,这里够小家伙们玩上半天了。——后来查阅景区地图,得知此湖名为“秀蜜”。呵,好妖娆的名字!

        玩够了水,我们开始登山。彭小禾一“马”当先,跑在最前面。妈妈问:“小河马怎么那么有劲儿呢?”彭小禾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你们知道,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因为我骑了两次马啊!”“那爸爸也骑了两次马啊,为什么爸爸那么累呢?”“因为,因为爸爸拎着好沉的东西啊!”

        攀上那段路的最后一级台阶,就觉得一股冷风从脚底穿过,在这挥汗如雨的大热天,显得特别诡异。眼见前面聚了一堆人,于是我们挤过去看,只见碑文上赫然写着“黑风洞”!原来,冷风就是从洞里吹出来的。

        黑风洞口附近,冷风阵阵——不是凉风,就是冷风,冷飕飕的风。探头下望,看到了被栅栏封住的洞口;不知道若干年前是不是允许游人进入的,进入的游人能否了解冷风从何而来呢?——或许来自黄泉?或许来自九泉?或许来自无名之泉?……那时候我们还不知道,后来在山路上快被烤熟的时候,会特别怀念这个洞口。

        在一处拐角经过包公祠,肃然远拜;在一处山壁发现百足虫,悚然绕行。

        路边立着一个细细高高顶着报警器的盒子,彭小禾问:“这是个什么东西?”彭小汐说:“SOS是求助,紧急求助。”我看了看,上面确实有个按钮,按一下大概就会接通景区安全处吧?

        得知求助神器的存在之后,彭小禾一路上都在念叨:“水快喝完了,咱们求助吧?力气用尽了,咱们求助吧?有有有一只百足虫,咱们求助吧?……”

        彭小禾说:“我们都快热成落汤鸡了。”于是爸爸和小河马都打了赤膊。所以你们能猜得出下图栏杆上面晒着的是什么吗?

        一路《西游记》配乐响个不停。但是真正和西游有关的景点却并不易见,比如这个西游雕塑园就被封闭了。我们在上边眺望了一下,看到树木掩映间有一面杏黄旗,上书“齐天大圣”。而我们眺望雕塑园的地方叫做“乾隆洞”,据说是当年乾隆休息过的洞口。我坐在洞口前面的石凳上睡着了,做了个“美”梦。梦里,我居然在学校的语文研课室……

        歇息好了,继续上行。转过“戒懒”庙(懒,应该是“八戒”之一吧?),一阵山林风吹过,顿觉舒爽。而再往上,就是百步梯,要到山顶了。

        彭小禾说:“爸爸你知道大家为什么要爬山吗?爬这么高,这么辛苦,就是为了爬上山顶看风景!”是的,我们爬上来,就是为了坐在山顶看风景。

        这个青蛙望天,远远地看还真有那么一点味道。——别的景观我没怎么拍,什么送子观音啦,天下第一猴啦,母子石啦,海豚出水啦……奇确实是奇,但也就是风景的一个一个点缀而已。“上山不观景,观景不上山。”我们专心观景的时候,也不必举起相机。景致在眼里,在心里。

        一路上两个小姑娘都是自己在往上爬,不要大人背,不要大人抱,还要抢着当先锋。路上遇到的游客都要开口夸几句彭小禾,把路边那些哭哭闹闹的小朋友都给比下去了。

        一线天,我差点儿过不去。

        下山的时候,看到一条岔路,以为是个捷径,结果走到最后也没能折回大路上,只好原路返回。——你能在下图中的“路”上找到酝儿戴着的帽子吗?

        终于到了坐滑道的地方,这是 小孩子们的最爱。下山!

        出了景区,在东门口吃过午餐,开拔,去往信阳。顶着大日头行车怕爆胎,路边找了个小树林休息,挨到下午三点半再次上路。五点多到了信阳市, 逛浉河公园,准备次日再去南湾湖和鸡公山。

        在市区一条步行街上吃晚饭,结果彭小汐好巧不巧伤了脚后跟,去急救中心缝了五针。

        明天,只好踏上返程了。

        【补记】回家之后,酝儿说:“出门在外的这一天,似乎过得很慢。”是的,在家时似乎一眨眼就过去了大半天,可做为游客,我们每一分每一秒都在遇见新鲜,远方和想象丰富了我们的生活,偶然和意外拉长了我们的生命。旅游的意义,大抵就在这里吧?


路过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帐号

UPYUN DUODUO

酒垆 ( 豫ICP备17036686号 )

GMT+8, 2019-9-21 06:57 , Processed in 0.16636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