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帐号 登录
酒垆 返回首页

醉鄉子的个人空间 https://www.jiulu.info/?1 [收藏] [RSS订阅] 因曾历过一番醉酲之后,遂将醉鄉指为故鄉,而借黄公之名营此酒垆一爿也,故曰“醉鄉子”云云……

文章

[意识流]祭祎纯书

热度 1已有 305 次阅读2018-9-10 22:52 |个人分类:意识流

  • 祎纯:
  • 今天是第三天了,距你离世。
  • 第一天,我在忐忑中等待消息,不敢相信传言;第二天,我在震惊中梳理头绪,不愿相信真相;第三天,我才能坐下来认认真真地写点东西,告慰你的魂灵,告慰我的心灵,也告慰所有关心你、在乎你的人。
  • 那天放假过大周,你跟你妈妈一起回家,却未及到家就出了车祸:你死,母伤。你妈妈醒来后第一句话先问“祎纯呢?祎纯呢?”后来就一直念叨“咋不叫我死哩……咋不叫我死哩……”闻者为之恻然,为之无言。有谁知道,我也曾在心里反复念叨:那天放学时我要是多讲几句话,拖上两三分钟再让你们离校——就把那辆该死的车错过去了,不就没事了吗?
  • 你们离校后我并没有走,我待在办公室打文件,然后躺下打了个盹儿。在办公室的午睡质量,从来都很高;但是那个中午,却是从莫名其妙的梦魇中挣醒的。醒来揉了揉脑袋,自己跟自己解释说应该是因为心里惦记着没干完的活所以睡不好吧。后来才知道,那个时间,恰恰是你出事的时候。
  • 醒来接着在电脑前忙活。忙到下午就看到了群里同事发的车祸消息,我看了一眼随手关掉,毕竟手里的活挺重要的。但是一边忙却一边觉得心神紊乱,“大李庄”,“东营”,这不是祎纯登记的家庭地址吗?急忙摞下键盘跟你家长联系,想确认你的安全,却一直联系不上。
  • 那是最难熬的一个下午。直到我用尽了所有办法都联系不到你,只好放弃,苦笑着自言自语:“哪能那么巧就是咱呢?一定不是的!”然后我就相信了。“既然这么说了,那就一定不是的!”我开始后悔之前不该在QQ上给你发消息,明天见到你了该怎么解释呢?说我为你担心了一晚上?说我居然怕你不小心死掉了?唉呀呀,那该多难为情啊!
  • 去他的难为情!我宁愿接受全天下所有的难为情!来换你第二天活蹦乱跳地出现在我面前!
  • 第二天,天气晴好,红日高照。你家人却打来电话,要到教室、寝室收拾你的遗物。那一瞬间,我觉得头上的太阳是假的,我觉得我身在一个无比真实的梦境。
  • “王祎纯,女,2001年02月28日生,2018年9月8日卒。”
  • 从此,你的容颜永远停留在十七岁,花一样的年纪。
  • 落花。
  • 那天,我走过一群嘻嘻哈哈的人,我忍不住驻足叹息:你们为什么不悲伤?
  • 那天,我走过一群叽叽喳喳的鸟,我忍不住仰首嘘唏:你们为什么不悲伤?
  • 那天,天气竟然还是晴朗,河水竟然还在流淌。
  • 一个那么年轻的生命消失了,你们——为什么不悲伤?

祎纯生前的课桌,整齐,干净

  • 死生契阔,悲欢离合。
  • 从高一分科进到我的班里开始,高二分班,高三分班,你一直跟着我:这样的缘分,同学中还有几人?一年半以来,你的成绩一点点进步,我看在眼里,喜在心里;本来还有一年时间,一年啊,我想以你的聪慧和努力,拿下一本绝对没有问题啊!可惜,永远等不到你证明给我看了。
  • 高二期末考试,发了成绩给你时,能感觉出你的欣喜,那时没来得及好好夸你,因为忙着给大家发成绩。高三开学考试,你进了年级前三百呢,又是没来得及好好夸你,因为学年开端事务繁杂。我当时怎么不知道呢?不知道有些话若是不说就再也没机会说了呢?
  • “王祎纯家长您好,孩子本次天一联考成绩:总分450分,年级第416名(共910人),班级第39名(共87人);语文117分,年级第76名;数学60分,年级第547名;英语93分,年级第544名;文综180分,年级第355名(其中政治70分,年级第137名;历史55分,年级第552名;地理55分,年级第494名),考试只是对前段学习的检测,请耐心帮孩子总结经验教训。”
  • 这是你最后一次成绩,是第一次完全按照高考模式进行的考试,你是不是很骄傲呢?你的语文成绩,排在年级第76名!身为你的语文老师,我有底气向全世界宣布:我为你而骄傲!可是你再也听不到。你的令人骄傲的成绩单啊,它再也不会更新了。再也不会更新的还有你的错题本,你的课堂笔记,你的QQ状态……
  • 是的,我那天发给你的QQ消息从此无人阅读。
  • 是的,面对曾经的学习对手你从此只能认输。
  • 是的,理科班偷偷追你的小男生从此只能偷偷地哭……

祎纯生前的桌面

  • 此时夜分,同学们下了晚自习纷纷回到寝室,校园里留下处处蛩鸣。春去秋已来,日新月则异。可是人间的一切,都已与你无关。当我再次面对整肃而立的同学们说“愿乘风破万里浪”时,齐声回应的声音里却再也没有你说出的“甘面壁读十年书”。当我巡行于朗朗书声中时,却再也瞥不见你瘦弱而坚强的身影。当我批阅厚厚一摞试卷时,却再也没机会在表扬名单写下你的名字。
  • 今天是你离世的第三天,我还要把你的名字从教室座次表去掉。我心如刀绞。
  • 从开始到现在,我固执地拒绝和任何人提到你。我忍不了任何一个“别人”在提及你的时候,那种或真或假的惋惜,那种聊做谈资的无谓。我说世间除却生死,别的都是闲事——“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可这于你于我是天大的事,于别人看来,似也仍只为闲事。
  • 原来世间所有,都是闲事。
  • 即或“我”和“我们”,也会把你忘掉,或快,或慢。
  • 是的,你知道的,再过一段时间,所有关心你的人,都会慢慢地把你忘掉,我们的生活中会不再充满悲伤,而是被新的人、新的事填充和占满,我们的喜怒哀乐将不再与你有关——这些都是你知道的,你知道那不是错,对吗?那也应该正是你所希望的。你要把黄泉的路走好,我们也要把尘世的路走好,才不辜负彼此相识一场。
  • “今日开学,王祎纯同学终不得至,始知罹车祸。心下伤悼难抑,遂为句以遣悲怀:‘开学老醉点出勤,座下因何少一人?道是凡间学已尽,俗胎蜕去拜仙门。’”这是第二天时我写下的文字,用我拙劣的诗句,告诉自己说你只不过是嫌老师我能教你的东西不够用了,你去改投师门了。是的,你嫌弃了老醉,你转学去了天堂——天堂里没有疾病,没有老师耳提面命,没有班规没有校纪,没有成绩没有学业的压力。
  • 我也嫌弃自己,嫌弃自己写的诗不好,所以还是念一首我最爱的陶渊明的诗吧,送你走:“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
  • 一路走好!
  • 把你的名字从座次表上删掉之前,让我再默念一遍你的名字,让我再为你落一次泪。
  • “祎纯”。祎,美好,珍贵;纯,美好,专一。
  • 呜呼哀哉,尚飨!

路过

鲜花

握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芙蓉淖 2018-9-11 10:48
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以前总觉人各有命,不应强求,可现在我自己都做不到,深受其苦。。。逝者已矣,让时间抚平被留下的人的伤。
回复 醉鄉子 2018-9-15 18:53
今日八月初六,祎纯头七。未时许,在其课桌之上立粉笔为香,三拜而焚此祭稿,恭送亡魂。涕泪交零中,有“勿忘为师,十五年后请复投我门下”之语。

另:今天上午,原二20班班长顾*同学、现三20班班长任**同学、现三20班生活委员李*同学、纤阿君李**同学作为代表去拜祭祎纯,并向其家人转交同学捐款约四千元。闻其因年幼横死而未入祖坟,且不立坟头,老醉默然良久,无言以对。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帐号

UPYUN DUODUO

手机版|酒垆 ( 豫ICP备17036686号 )

GMT+8, 2019-1-18 04:03 , Processed in 0.138548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